創作最在意的就是好與不好,但寫越久的人,越能感受到好與不好的意義和界線,每個案件都是例外,但每個科技都有基本邏輯,我們是從眾多案件中,找出邏輯與方法,再根據每次案件去客制化調整,囙此想如何寫出好的文案,就必須先瞭解好文案的邏輯與成因,才能够知道學習的方向,